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西不夜奔

沉迷光影 快意文字

 
 
 

日志

 
 

双重生活  

2008-01-20 19:17:08|  分类: 樽前作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雪无景后海行

后海也无非是这样。当我刚从后来Lucy说那就是烟袋斜街九曲十八弯的胡同里走出来到了一座桥上时,一个年轻的后生就走到近前,先生,要不要到酒吧里坐会儿,今天我们那儿啤酒也便宜这也便宜那也便宜,我说不去不去我一个人去酒吧干吗啊?他说有陪酒女郎啊,对于陪酒女郎我还是有点兴趣的,同时有点好奇,但我不能去,因为我今天是来拍雪景的,何况我也没钱。酒吧只要有钱就能进的,雪景在这个地球发烧的时代就不是那么好找了。
这个后生很礼貌,我这个年轻人也很客气,不去不去,我在这转会儿就走了,谢谢啊。这时候我从桥上往远处望去,从桥边往前越发开阔的水面已经在冰冻了之后覆盖了一层雪,这一层薄薄的雪就是我赶来的原因。天气预报中的零星小雪居然洋洋洒洒下了大半天,下了大半天的雪却没有把整个京城糊成一个大椰蓉蛋糕,但已让在室内的我不断向外张望,在想象中把这场雪的能力夸大了许多,所以当我从鼓楼大街的地铁站出来发现路面只有积水没有积雪,我就比较失望了。
当然,冰上的雪不会化得这么快。然而,岸边那些酒吧用来让人们或者疯狂或者暧昧的灯光如此萎靡,根本无法与冰面的皑皑白雪交相辉映成富丽堂皇的效果,灰暗的光线下,我端着相机在水边徘徊。雪开始化了,空气清冽而冰冷,身后是一个个男男女女眼波流转调情悦性的酒吧,歌声此起彼伏,带着情绪和气息飘荡出来,有的悲伤有的欢愉有的亢奋有的闷骚;眼前河面是如此静谧,曾经泛着红红绿绿的涟漪配合着这块土地放纵的湖水如今水波不兴。
我沿着水边的这条路慢慢走着,不时有年轻的后生或者悄声靠近或者尾随不舍地问,先生,去酒吧么,有陪酒小姐。我当时一直纳闷儿的是,有陪酒小姐为什么不出来,如果那些娇美性感的姑娘出来风情万种千娇百媚轻声细语地问我,我说不定会考虑一下。一路雪景一发如是,我彻底失望,开始折回往另一个方向走,路过刚开始的那座桥时还打发了一个酒吧的劝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职业,我刚说那些小青年是后生,而这位就已经三四十岁的光景了。
后海遍地风流,同时也遍地是钱,就连这些往日波光流丽的水面,一旦天寒冰冻,便被满眼商机的人们划分了,圈起一片冰面,岸边围上护栏,留一入口,溜冰交钱。所以这一沿途走来,很多雪面已经被破坏得支离破碎了。走到一处被围起的冰面前,发现人们陆续进入,我也就随着走了进去,大概只有白天收钱吧。我如履薄冰地踏着厚实的冰面,发现拱桥那边灯光还算明亮,映照之下冰面上那层雪还差强人意,就拍了几张。
我想,等到了白天,这些冰面应该被瓜分殆尽了吧,我如果周日再来,还能不能拍到雪景呢。
今天就是周日,我没有再去后海,而是在把早午饭合作一顿吃了之后,与同住的同事一起打乒乓球,然后稍事歇息,去了不远处的鸟巢。
今天本来天气预报说是有雪的,而且是中雪,但雪总是听天的,而不听天气预报的,虽然QQ上一直在下雪,昨天还有郑州的同学问我,北京也在下雪啊,我说是QQ在下雪,当时郑州那雪,下得正紧。
上午睡到9点多,打开手机就接到了老爸的电话,说家里雪下得很大,我想,这次回家可以好好拍雪了。

二十三年弃置身

85新潮对于85年刚接触到的人们来说是个新鲜玩意儿,对于我这个2008年才知道这个名词的人来说,依然是个新鲜玩意儿。我在前晚看完《两只狗的生活意见》,从东单走进地铁一路向北,20多分钟后从地铁站出来走在路上,在经过一个广告栏时忽然觉得发现了什么,就退了回来。嗯,就是那些红色剪纸的小人儿,吕胜中把曾经的《招魂》里的元素拿出来重新拼贴,就做成了一个广告。广告的内容我又忘了,但《招魂》这个作品原样展现在UCCA的时候,我还是比较震撼的,比起五颜六色脏兮兮的塑料雨衣塑料袋挂起来,还有那些画得乌七八糟的所谓画,这个作品好太多了:整个简陋房间里挂满这种红色剪纸的小人儿,传统的红色密集起来,给人强烈的恐慌和不安的气息,而且这个小人儿本身就是来自传统的一种比较诡异的元素。可当这些小人儿组成另一种图案,大概类似远看长城它像一条长龙那样的,我就不知所云了,就像在UCCA看到的其他的85新潮的作品一样。UCCA的场馆还是不错的,像是工厂改造的,高大而空旷,正上面的管子房顶涂满黑色,四面是雪白的墙壁。外面的墙面是黑色的,涂着醒目的UCCA标志,在798这里算是比较像样的,跟个搞艺术的一样。
上周六去UCCA是听了一个讲座,由85新潮讲起,涉及到80年代以来中国现代艺术思潮的变迁,因为不务正业的售票员的关系,我坐过了站,所以到现场的时候讲座已经开始了,我听着似懂非懂,不过有些观点还有些印象:90年代以前的艺术创作是一种精神诉求,90年代以后渐渐倾向于利益的诉求;中国没有完成地进入现代主义,就转入了后现代主义,这是很让人担忧的趋势;现代艺术创作总是对社会的反思和批判,而批评家的工作就是把艺术作品中所传达的思想和信息诠释表达出来,而这在中国却没有这样的土壤,因为艺术创作总是与社会思潮、政治制度息息相关的。
看完癫狂的话剧,我在广告栏前看到吕胜中的照片和他的广告作品,忽然觉得有些悲哀,总觉得这正符合了那次讲座的一些观点,而且是一种过于直白的解释。
07年话剧突然火了起来,孟京辉戏剧工作室的两部作品《犀牛的爱情》和《两只狗的生活意见》更是场场火爆。这是我第一次看话剧,给我的感觉也是前所未有的震撼,一部批判嘲讽现实的作品却充满了想象力,癫狂而酣畅淋漓的风格里融入了很多有强烈表现力的形式,很不赖。
比起85新潮那些有些抽搐扭曲精神分裂的作品,这样的话剧我还是比较喜欢的。但是,当然,我不批判和否定那些我看不懂甚至觉得乱七八糟的作品,因为那些先锋而现代的反抗在当今弥足珍贵了。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