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西不夜奔

沉迷光影 快意文字

 
 
 

日志

 
 

与松鼠争核桃  

2007-09-05 23:49:18|  分类: 樽前作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说北京有一个公园,秋天来了的时候,为了储备过冬的食物,野生的小松鼠们纷纷去树上摘核桃,然后辛辛苦苦用前爪捧着嗑去了又硬又涩的皮儿,蹦蹦跳跳跑到草丛里扒个坑藏起来,以备在冬天无处觅食的时候吃核桃充饥,如果核桃多了,还能把核桃当跳棋玩。
后来一些无良的市民居然去盯松鼠的稍,看着这些小动物们把核桃藏在了哪里,等松鼠走了,就去偷偷摸摸地把核桃刨出来,自己拿诺基亚手机嗑啪嗑啪砸开,把松鼠用来充饥或者娱乐的核桃慰藉了自己无德的嘴。
这可不是我杜撰的,这是今天《京华时报》报道的新闻,还被网易放在了首页,被我改写了一下下,顿时妙趣横生,as you know,诺基亚砸核桃是我杜撰的。
小时候通常会听说秋天挖老鼠洞,端了老鼠的窝之后会发现里面储藏了很多粮食,于是人们便收获不小,既除了鼠害又得了粮食。这是一种很自我安慰的想法,因为粮食本来就是自己的。
在我大学毕业之前,家里都是以种果树为生的,大片大片的苹果园见证了我短暂而快乐无穷的童年,我在去年写苹果记忆其实还想写童年的,后来,as you know,当然拖沓下来了。在苹果园的童年真是快乐的,每到秋天的时候,我们几个发小就会到我们果园西边邻村的花生地里,去偷花生,回来生了火烧了吃。列位看官,偷来的东西吃着确实非常香,后来长大了听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这种爱情观,我总觉得与我小时候偷花生吃着香有异曲同工之妙。
且说有一次放了学,我们几个一合计,准备再次奔赴那片广袤无垠的花生地。也不知怎么那么巧,我们随意走到花生地中蹲下要刨花生,当宝子扒开一棵花生,花生棵子下面赫然放着一圈儿硕大的黄香蕉苹果,凭我们的法眼,我们立马认出就是宝子家的,于是乎我们变本加厉,把苹果尽数收回,并多刨了许多的花生回到苹果树下烧着吃,吃得满口生香,以解心头之恨。
农村谁家如果种了些稀罕玩意儿,那就是给别人种的。宝子家前面有一片地,是我们村东头一家的,种了大片的草莓,每当草莓成熟,我们便开始了我们的扫荡计划。而同时,可想而知,这片地的主儿在草莓多次被扫荡之后,总是沿着我们村前后两条街来回叫骂,这是我们那的传统,丢了东西就去骂街,走着骂着,有的骂得比较单调,有的却充满了想象力天马行空。很多年以后,我们对草莓的认识总是跟这片草莓地有关。
而对于外村人来说,我们那触目皆是的苹果也常常让他们馋得荡气回肠。所以每到了秋天,偷苹果的事儿层出不穷,到后来新鲜事儿此起彼伏。我至今记得村里有一家去收苹果,户主爬到树顶去摘苹果,胆大粗心的邻村的偷家竟然就在同一棵树下摘,上面户主摘满了篮子,要用绳子往下吊续,便叫一声:再拿个篮子。忽然听得下面有动静,大喝一声:谁?!那位胆大粗心的偷家才想起落荒而逃。
这就是农村,在物产尚不丰足的时候,总会有这些无伤大雅的偷摸发生,反观这些偷松鼠核桃的市民们,我在为松鼠感到可怜之余,总觉得人类的活动在城市化之后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的乐趣,这些与松鼠争食的人们,我估计不是饿成这样的,也不是缺这个稀罕玩意儿,其实八成都是在搞恶作剧,搞这样缺乏道德感和幽默感的恶作剧,我看就是无聊憋闷的后果。
在我坐328到单位的路上,有几处站名听起来还颇有生气。有一处站名叫花虎沟,另一处叫豹房,我常常想,这条道儿以前是不是都虎豹横行豺狼当道,人畜多被其所伤,几家猎户奉知府名捉拿大虫花豹,却总难奏效。后来这条道上的酒店都挂了个旗子,上书:三碗不过岗。
如今都是变成宽敞却不失拥挤的柏油马路了,这是我们战胜自然的结果,如今若有野生虎豹,看到路人横行公交当道,估计该这些野兽们自己挂起“三碗不过岗”的旗子了。把豺狼虎豹赶得无处躲藏的北京市民,如今正在兴致勃勃地迎接奥运会,他们见不到虎豹豺狼了,所以连个小松鼠也不放过了。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