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西不夜奔

沉迷光影 快意文字

 
 
 

日志

 
 

李安,持剑照人生  

2010-03-17 22:28: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想起这个题目,是源自李贺的《走马引》:

我有辞乡剑,玉峰堪截云。
襄阳走马客,意气自生春。
朝嫌剑花净,暮嫌剑光冷。
能持剑向人,不解持照身。

我很欣赏最后两句,能持剑向人快意恩仇,却不能以剑自照,很多武侠片何尝不是如此,只把剑当做凶器,却不能以武侠看人生。

其实《卧虎藏龙》应该成为当年香港新武侠的正式终结,却在一个特定的华语电影发展的时期,成为了引发中国内地第五代导演借武侠求功名野心的发端;说李安是向胡金铨那一代文人武侠的追本溯源并无不可,但李安的视野,也早跳脱了中国的传统,与胡金铨的家国情怀,和那些书生、侠客、将军和市井人物游走于古中国社会和江湖不同,李安没有醉心于那种生活方式的营造,而是在古典中国的意韵中,拍出了一种无语言障碍的优雅和浪漫,其中有古典中国的飘逸浪漫之美,也有如李安自己所说,那种布尔乔亚品位,那种西方人在玉娇龙身上看到的,一个年轻不羁的生命的成长过程,其间有对父辈的叛逆,有对自由无拘无束的不自觉的向往和追求。

这就是李安,一个成长于台湾知识分子家庭的华人,后来通透中西之后的对人生的理解。

在综合实力比较时,包括艺术成就、影坛地位和影响范围,就华人导演在世界上来说,大陆肯定是张艺谋,香港是吴宇森,台湾无疑是李安,如今看来真是代表了一脉同源分流之后的三地华人文化,历史有时候走得真是很规矩,政治和战争所改变的万千格局,却在一些文化产品上泾渭分明开来,怎能不胜感慨啊。洋人们看张艺谋的《黄金甲》和《十面埋伏》和《英雄》,已经是十足的兴奋,他们顾不上区分那是表面的元素还是文化,他们看吴宇森到好莱坞放个鸽子来个慢镜出枪动作就很High,而这些在技巧性和导演风格的背后,并无太多中国文化而言(当然,这不是指责吴宇森),吴宇森好在风格化得很彻底,就像香港文化恣意放开来,就无太多传统的包袱,而张艺谋,无疑像韩寒看三枪时的感受,永远在拍打身上的土,我自己打心里没怎么喜欢过张艺谋的电影,而不仅仅是他商业化之后的武侠大片,看《大红灯笼高高挂》时,我觉得张艺谋后来过于形式化的影像语言已经有了些端倪,就是他的人物总像死的一般,全被框定在导演设定的背景中,被导演一再强化身上的符号,来完成一些既定的叙述,我看的时候,也早就猜到要表现什么,当然还是惊异于其过程的压抑与畸形美,一再强调的那个山西四合院、大红灯笼,和这个院子里一再整死的人,虽然万恶的洋人们也都能看出来隐喻,但对于我来说,这种方式过于无趣,后来在尚可说《英雄》的那个评论里,我找到了答案,张艺谋有一种农民式的对土地的迷恋和膜拜,所以一切最后都要归结于一种由此产生的存在,无条件的服从,英雄和黄金甲莫不如此,在他的视野里,人物都很死板,纵然他最活泼的《有话好好说》依然有这种毛病,即便他最清纯的《我的父亲母亲》也是如此,反倒《一个都不能少》《千里走单骑》中才有了些自然的乡土气息,他的电影里,几乎很少有真正的人性的尊严,《红高粱》与其说人性的尊严,不如说是人性的本能放射出的原始的壮美,也很少有人物的鲜活激起的满盘皆活的生动影像,一个字,还是土。吴宇森就暂且不多说了,最近可能会好好研究一下他的师父张彻,我觉得纵然后来的香港新武侠新天下耳目,但真正的武侠精神还是张彻的电影里体现得最为到位,吴宇森早期的作品对此多有继承,后期,多是他延续自己的风格与技巧而已,而且越发被西式的东西异化,看看赤壁就知道了。

与李安的《卧虎藏龙》相比,《英雄》让我想起苏东坡厌恶某人诗篇时的感受:“正是东京学究饮私酒,食瘴死牛肉,醉饱后所发者也”,在那篇臭皮囊下面,《英雄》所传达的和表达的,实在太过低劣,花团锦簇下面是政治野心的一股腥臭气息。当张艺谋想以反武侠来重新定义武侠的时候,当他想以他的方式和语言来讲古中国和武侠的时候,他简直忘了自己就是个农民,农民纵然有了几斤的金子,他所能做的,只能是去铸一把金斧头来劈柴而已,或者都做成金箔穿在身上,以为自己就是贵族了。从这一点来说,《无极》纵然犯了很多低级错误,但陈凯歌的姿态实在还是高了一些的。

看了《卧虎藏龙》,虽然没有再去看一遍《七剑》,但我觉得徐克的努力是徒劳的,他所谓的讲400年前侠士的生活的纪录片,在他剑走偏锋的方式下,想在《卧虎藏龙》之后来一次反击,依然歪打正不着,相去甚远,因为他对当时中国的生活方式的理解实在太仓促。别再说那个一门子心思摆pose的《锦衣卫》了,李仁港的电影跟他的文章一样,总是只有一个惊艳的开头,但你看下去,端起的架子不知道怎么搁。

何为侠,何为古典,这个问题,李安在他唯一的武侠片里已经想得很通透了,这种通透里面,不仅有对传统中国的沉思和神往,更有游历多年看遍中西之后,对人生的一种理解,李慕白和俞秀莲的困顿,有儒家所要求的太多的顾虑,而道家的思想只能供他们做一些精神上的小憩,和与自然交流的方式,想到影片中所拍不到的两人不在一起的时候,又想起“相濡以沫,不如相望于江湖”,也有些西方人看来的人生的辗转奔波之下对感情的忽视,而玉娇龙的生活方式和她的叛逆,美国人即便不能体会,传统英国式教育下的小姐也不乏这样的人。这些东西,放到人性上,都是相通的。

我还是觉得周润发演的李慕白有些形式化的毛病,虽然已经很好。他对玉娇龙的教训透着儒家的修养,虽然常显得迂腐,但迂腐得也自然。更不用说道家的出世飘逸感与自然的相谐相通,实在令人心驰神往,就像《与狼共舞》虽然讲的还是西部的一段历史,但对自然的向往依然让我心有戚戚焉一样。

《卧虎藏龙》还有个我比较赞赏的地方,就是没有那些家国情怀的通病,用武侠把人生看清楚,比动不动保家卫国要好看多了,而我并不觉得“侠之大者,家国为重”有什么意思,动不动家国,这是借武侠浇胸中块垒的中国知识分子救世主情怀的通病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