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西不夜奔

沉迷光影 快意文字

 
 
 

日志

 
 

生活  

2010-05-30 22:59: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imagefly.blog.sohu.com/28864647.html

这是我07年初的一篇博客,如今找来,看的时候觉得那时候的东西写得好,之所以找出来,是因为刚看了关于富士康跳楼事件的节目,这篇博客里也提到了富士康:

“而在此前搓背的时候,同事就问过,这里有小姐没?答曰当然有。又问**多少钱。答曰多少多少,比我想象中的便宜。问,在哪里**。答,在房间。问:没有专门的地方?答:没有。那个自称曾经去过昆山富士康工作过的搓背工对我说,在哪住在哪办不就得了。我说,三个人在一起住,多不方便。他说,那有啥不方便的,各干各的呗。”

这个爽利地说“各干各的呗”的小年青自称曾经在昆山富士康工作过,我孤陋寡闻,当时以为富士康是和索尼松下三星一样的企业,心想,在富士康干过又回来搓背了?由此可知,我当时大概能分清富士康和康师傅,而不是分清富士康和富士通。从去年富士康员工因被怀疑偷盗一个Iphone而遭到不公平审问后跳楼开始,到现在的12跳,其实在所属的城市如果能当搓背工,应该比在富士康要舒服,至今没有听说每年创造了7千亿收入的洗浴产业有如此密集的员工跳楼自杀事件。但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去做搓背工,因为外面世界很大年轻人要面子洗浴中心也不是谁想进去搓背就能搓的吧。洗浴中心也只能拉动内需,对于外贸出口没有什么帮助,你不能输出洗澡工,你也不能让老外都来洗澡,所以这个产业提供的就业岗位也是有限的。

就在我写下07年初的那个博客之后过年回家,听到的都是哪个表哥某个地级市的一个汽车站打烧饼,一年起码能存一二十万;对面街坊家的二儿子,初中没有念完,现在在县里倒卖什么汽车,一回都能弄万把块;连一起长大的发小去哪儿打工,工资不比我低,而且管吃管住之类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励志意义,只能让我更沮丧。那个时候,我毕业1年半,换了个工作收入和状态都比以前还差,那个时候我和大学同学的共识是,随便做个小生意,都比上班强。

过了两年多,我已经在北京,在一个秋天的傍晚,关系很近的高中同学在当时的公司附近办事,我请他在下面的咖啡厅吃晚饭,他在一个IT公司上班,做软件开发之类的工作,月薪七八千,他觉得上班没劲,钱也存不了多少,他观察了他住的双泉堡那边卖煎饼果子的,觉得不少赚,而且是个自己的事儿,我说那不可能,你根本受不了那个罪。当时我觉得我的想法比较靠谱:在雍和宫那边的写字楼后面的胡同里开个餐馆。后来,我们都继续上班。我还换了个工作。

我们都嫌北京房价贵,但暂时还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因为他们做IT的到了二三线城市工作机会很少,我当年在写完那篇博客8个月之后,来了北京,后来算是找到了自己觉得可以干下去的工作。因为工作,我们都无法离开这个城市,我这个目前在电影行业的,情感上对北京都没有什么留恋,他们做着IT来北京数年直到今年年初我请他们看《十月围城》他们才第一次进北京的电影院,更不用说去什么酒吧,看什么演出,看什么话剧,也更不会对这个目前中国文化人聚集最多的地方有什么留恋。

从去年10月开始,大雪频频光顾北京,今年元旦过后第一天上班,下了一天半的雪让交通极为不便,我改乘地铁上班,在5号线转2号线的时候,依然拥挤不堪,北京,你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不管你换何种交通方式,随时都有不同的人和你一起拥挤,出了地铁,走到小西天然后往牌楼里走,一路走来,曾经不到50米就能看到一个煎饼摊子,在大雪严寒之中一个都看不到了。我走在路边的雪地里,想,卖煎饼果子也不是每天都能出摊子,而且我那个做IT的哥们儿肯定受不了这个罪。那个时候旁边的小饭馆也都关张了。

做IT的工资都不低,但他们和很多外地打工的人一样,要经常给家里打钱,我收入不比他们少多少,但我很惭愧,只有自己回家的时候给家里一点钱,一样都不容易存下钱。而来了现在的公司我才知道,原来每个月拿两千块钱,北京人照样可以有房有车过得逍遥自在,我们部门算上领导一共8个人,其中5个北京人,我们中午一起吃饭,最近聊到房价、幼儿园、富士康,他们对社会不公的看法和情绪一样很强烈,有房有车有老婆有孩子的那哥们儿说,直到两年前,我对ZF还算比较满意,这两年不行了。

我租房住在曙光里这边,刚来这边的时候,每次从路口过来,都要走在崎岖不平的废弃柏油路上,经过一片片破房子被扒倒后的废墟,如今这条路已经打通,一条大路路面宽,修修补补整两年,其间经过了多次的修,每次修的时候,都要把这一半的路封起来,车辆行人只能从另一半通过,修好左边修右边,修完右边整左边,我多次路过,不尽感叹:中国的道路不是用来走的,而是用来修的,后来在迈克尔道格拉斯演的《城市英雄》(英文名是falling down,就是坠落、堕地的意思吧,翻译成城市英雄可真有点愤青的意思)的时候,心里产生了巨大的共鸣,尤其他冲大桥边的施工队喊:你们他妈的整天修这儿,不就是今年预算花不完,明年就申请不下来钱吗?在中国,故事的逻辑性会更简单些,你们他妈的每天都在修路,不修路当官的哪儿弄钱去?

就在这条修好的大路东边,有一片长有四五十米的地方,原来的废旧建筑拆掉之后,可能没有规划好到底要干什么,就临时放了一排铁皮屋子,然后招租,很多卖麻辣烫的、卖水果的、卖瓜子花生的小商贩,从去年那个寒冷的冬天开始,就迅速占满了这一排铁皮屋,而且生意兴隆,其间有一家卖瓜子花生的,味道好,价格又不贵,我们经常在那里买瓜子花生吃,然而好景不长,大概也就两三周之后,有一天发现从南边那头开始砌起了一道砖墙,再去买瓜子,脸上一直带着炒花生瓜子的灰尘的那对中年夫妇,虽然还在笑,但能感到那种无奈。

过年回来,有一天忽然发现砖墙全部推倒,被砖墙挡住的一排蓝色铁皮屋又很快招满了小商贩,生意一个个都不错,那家好吃的瓜子花生小贩没有再回来,我也没怎么去过。

大概一个多月前,砖墙又垒了起来,后来发现,居然在卖水果那家那里留了一个口子,可能卖水果的老板在城管那里有关系,“有面儿”,而挨着水果摊往里的卖麻辣烫的,也看到了一线生机,他们在水果摊的铁皮屋檐下挂了个牌子,说明往里走有麻辣烫云云,继续卖麻辣烫。

刚去这个公司的时候,发现附近有家很不错的煎饼店,不是那种一个三轮车搭起的棚子,而是在一个小区门口的铁皮屋子里,比较正规、干净,刚吃了几回,小屋子突然消失了。也是大概一个多月以前,突然发现他们在附近的卖鸡鸭熟食的店铺里重新开张卖煎饼,我问那个摊煎饼的小姑娘,她说当时保安说不能在那儿卖煎饼,把那个店给拆了。

这就是这些小商贩,他们赖以营生的铁皮屋随时可能消失,即便不消失铁皮屋前面随时可能砌起一道墙。在中国做小生意,你考虑的可不只是成本、顾客态度、客流多少,你经营的饭店随时可能面临拆迁,你卖瓜子的小摊随时会被赶走,你卖煎饼的小屋子随时可能消失,如果我那个哥们儿也观察到了这些,我想他还是会继续干IT的,而不会去卖煎饼。

而且别以为这是大路边上的小商贩没有保障,5月初,我受伤在家,几个高中哥们儿来看我,我带上帽子和LF去接他们,在那排铁皮屋往南也就百十米的地方,他们在看热闹,那是那个高楼大厦的地下一层商场,里面的商贩都已经交了摊位租赁等费用,可搞这个工程的人却卷钱跑了,物业把这些商贩赶了出来,众多商贩当街打起白色条幅,要向现在的ZF讨回公道,吃完午饭我们回去的时候,天上阴云密布,大风卷起尘土扑面而来,白底黑字的条幅在阴沉的天空下被大风吹得猎猎作响,回到我的住处不久,外面开始下大雨,风雨中,白色条幅和商贩们有没有躲,我们不知道,后来有没有解决,我也不知道。

富士康那些跳楼自杀的年轻人,确实不幸,他们来自农村贫寒之家,而现在的农村,吃饭之外的花销都要靠外出打工的孩子,因为这些孩子在家的话,这个年纪本来也是一个大男劳力了,为了生计,只有每天卑微而体力透支地加班干活,累得一个寝室里十个人也只认识自己,压力、痛苦、迷茫,很可能造成生命的脆弱。

比起他们,我们这些人,学历和运气都要好一些,但跟我的高中同学一样,挣的钱也都要帮家里。在北京的很多外地人,因为来自农村,或者家境不好,就意味着你是来工作的,来挣钱的, 而不是生活的。纵然他们拿着七八千上万的工资,但没有多少可以自己用来享受生活,何况这些钱本来就不足以够他们在这个城市拥有一个自己住的地方,如果未婚妻家里有了压力,他自己的生活空间就更狭小。就好像富士康是有5个大游泳池,也有健身的地方,但很少有员工知道,你根本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关注这个,更不用说享受这个。

那天中午,一个北京的同事说,据他百度的朋友数据分析的结果,眼下北京的房价可能要“腰斩”,因为现在房价整体上涨,让我们这些工薪阶层已经买不起房,而大量的房源又都掌握在炒房客手里,政府为了缓解一部分社会矛盾,会定一个线,线上的房价保持不变,线以下的偏远地方的房价则稍微更大幅度地下降,为了满足我们这部分还有点经济能力的人买房。我说,到那是贫富的差距从地段上就能看出来了。

我说,ZF其实应该在五环以外都盖成贫民窟,把穷人都赶那边去,五环以内都聚集着有钱人,一刀切,让一部分先富起来,然后把穷人干掉。

这一天可能不远了。

刚才有一个以前的同事来聊大天,说昨天去看《老舍五则》,现场有这么一句台词:以前的匪就是现在的官,现在的匪就是明天的官。当场,掌声雷动。后来又来一句:现在的匪就是现在的官,现在的官,就是现在的匪,掌声再雷动。而这些台词,在剧本上,是没有的。

这就是我们对生存环境的共识。

  评论这张
 
阅读(8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