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摩西不夜奔

沉迷光影 快意文字

 
 
 

日志

 
 

《关云长》:忠义解读的迷途  

2011-07-07 09:47:30|  分类: 中流击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装大片就好像每个导演在内地电影市场的成人礼一样,擅长拍港式黑帮犯罪题材的麦兆辉和庄文强,也用《关云长》表了表对内地电影市场的雄心,而且在前期宣传活动中,他们总是用生硬的普通话踌躇满志。
  
  《关云长》这样的题材和《孔子》一样,是把双刃剑,利弊都杀伤力极强,或者双截棍,耍不好就会打到自己。如果《孔子》会面临古装文艺和戏说的两难的话,那拍《关云长》的后果,还要看导演的抱负,是坐收其成——毕竟拍个武打片很简单,还是不甘为传统背书,要有自己的解读,以现代的眼光去解构历史和传统,还得问问自己是否能自圆其说,时代是否允许超越传统的视角,麦庄组合伪装成向传统示好,走的却是最危险的一个路子。
  
  
  英雄的困惑 忠义的迷途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把关羽奉为忠义的化身,是政治和民间的一种合谋和互动,政治家当然喜欢能力和忠诚度同时都很高的人,而民间则在中国长久缺乏法治保障的情况下,把人际关系中的男性情义作为精神上的维系和依靠,关羽同时满足了庙堂和江湖的需求,于是他的武力也就被顺理成章抬高了,成了武圣。
  
  导演依然把关羽作为视忠义如生命的英雄,而且他的身上还有着近乎天性的慈悲情怀,但这些民间传统所尊崇的至高无上的为人处世的道德,却被导演放到一个野心家与阴谋家群雄逐鹿的大时代,所谓“狼的天下”,关羽的勇虽然依然横扫千军,但由于其内心的价值观,他在影片中的三国乱世注定是一个悲剧。
  
  麦庄对于关公忠义的解构,更多来自于他们对历史的认识,据说庄文强从小是先读《三国志》后来才读了《三国演义》,在那样一个历史背景下,你挂着忠义的旗帜就可以起到圣人传道的作用,这是一个有着正确历史观的人不能接受的,在一本相互践踏的吃人的历史里,这样的幌子简直就是历史的一块遮羞布而已,而后来的三国故事里,最被夸大和渲染的,恰恰是被称为忠义武圣的关羽。在接到这个命题作文之后,麦庄开始了自己的解构,即使是在影片前期筹划已经定下来要以过五关斩六将为剧情主线的前提下。而他们的这种解构得到了饰演曹操的姜文的高调呼应,曹操的政治远见、不拘小节和亦正亦邪的气质,让恪守忠义价值理念的关羽显得颇为迂腐,而他在遭遇一路拦截阻击的时候也只能一再问:关羽难道真的非杀不可吗?
  
  过五关斩六将的动作设计中,第一关和最后一关的设计十分彰显了导演的意图,动作设计甄子丹依然很迷恋动作的爆发力和破坏力,所以很多冷兵器拼杀和碰撞都做出了热兵器爆炸的效果,但在影片的美术和摄影都比较出色的条件下,很多动作场景依然很好地为导演的意图服务了,比如东岭关城门口关羽以一敌众,侧面镜头中关羽舞刀向前,几番都被众人逼至墙根,便可以想见他此行所向的艰难;而最后的林中一战,幽冷荒寒的密林中,弓弩手都藏身于树上,随时都有箭羽射下,更给人“世人皆欲杀”之感。
  
  在《三国演义》为蓝本的各种影视剧中,过五关所到之处不仅武力所向披靡,关公的忠义精神也感化了对手,而本片中关云长的忠义却成了他四处碰壁的根源,甚至是他与时代矛盾的根源。当他误杀了一个好官荥阳太守王植的时候,还要曹操来给他维护英雄的荣誉,甚至几乎杀人灭口,一个远景将跪地的关羽置身一群愤然相向的乡民中间,而铁血与幽默并存的曹操从城门洞走来,洋洋得意地告诉他该怎么做,这个为了忠义不顾一切的千秋大神的形象,已经坍塌得几乎成了一种讽刺。
  
  关羽千里单骑只为去找刘备,秉承的是他的忠义信念,但他践行这个信念的唯一方式,却只剩下了他的武力,这又是与他的仁心善念慈悲为怀相违背的,尤其在荥阳一战杀了太守王植之后。这样的关羽,即便勇冠三军,在一个容不下他的价值观的时代,他最多也只是一个悲剧英雄。在这个狼的天下,他这个怀着羊一般善良和慈悲情怀的人,又要践行对皇室正统和结义兄弟的忠义,确实举步维艰,他的勇,他长刀所向,最多也只是一种悲剧性的反抗而已,最后曹操告诉他皇帝不能杀的道理之后,关羽举单刀恨欲杀曹,却只能无奈告终,甄子丹把这种不合时宜的悲剧英雄的尴尬诠释得相当到位。
  
  这是一次以现代的角度去诠释历史、以历史的眼光去解构传奇的解读,麦庄把那个时代忠义的幌子扯下,把怀着传统忠义信仰的最高代表的最佳历史表现,解释成了一种悲剧性的反抗。
  
  导演的困惑 主题的迷途
  
  然而我并没有说这是一次成功的解读。
  
  关于姜文演的曹操,似乎真的不好去指责什么,这并不是说姜文的表现已经完美,而是曹操本来就是一个志存高远又不拘小节、亦正亦邪又亦庄亦谐,有政治家的复杂,又有诗人气质的人物,从很多八卦历史中也都能看出他的超脱世俗道德的特点,这样的一个人物,面对一段简单的历史和简单的对手,以一个开放的方式去诠释,就没什么不可以的。关键是麦庄二导把曹操作为一个反衬关羽的强势人物推出,让了关羽处于进退失据的境地,从而显得曹操有点喧宾夺主,电影的故事格局已经失衡了。
  
  前文所说的将关羽处理成一个悲剧性人物,把他的行为解释成对时代的悲剧性反抗,都不失为一种独到的视角。然而,一个悲剧性英雄如果都不能承受自己的悲剧,那他就只是一个杯具,而不是一个英雄了。
  
  这个片子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此,在关羽对自己的女人说,他要去刺杀袁绍,只是“想为天下人做点事”之前,你越发觉得他千里单骑的动机十分模糊,片中通过曹操和他的对话,得知刘备待人以情,这点倒是符合常理,历史上虽然没有记载刘关张结义,但刘备对关张二人食同桌、寝同床的记载是有的,可见刘备是一个喜欢以男人情谊来笼络人心的政治家,但除了刘备讲究兄弟情义之外,片中并没有给出其他的交代,让关羽有充分的动机,不仅没有交代,反而凸显出他只为兄弟情去找刘备的兄弟情长、英雄气短,这最终导致了他在被一次次刺激之后,价值观出现了混乱,终于成了一个“迷失的刀郎”。
  
  英雄难免失意,英雄常常悲剧,尤其中国的传统好汉式英雄迟早要面临政治的真相,那可不是一个当年那个大哥描绘的兄弟情的乌托邦,而常常是一个血酬定律下的分赃,但这并不意味着真正的英雄连这个悲剧性都无法承受,你有你的利益,我讲我的义气,虽千万人吾往矣。
  
  其实日本的传统中的忠义情怀,要比中国更刻板,更一根筋,但日本古装片的很多处理,都比本片要聪明,比如《十三刺客》、《忠臣藏》的故事,也都是要为主子报仇,但经过导演的处理,都将对主人的忠义诠释成信守承诺和敢于为信念而抛头颅洒热血,《史记》的刺客故事中不也这样?聂政、荆轲等人所承诺的对象真的经得起历史观的考验吗,未必,但张彻在《大刺客》中的处理十分到位。如果《关云长》中给关羽一些信守承诺的表达,这种承诺不见得就是对刘备从一而终,哪怕只是去践行兄弟分散后得知兄长消息一定要去有个交代的承诺,也会让这个人物更加丰满一些。
  
  片中曹操说“关羽是个大英雄,乱世当中,英雄怎能不杀人?”其实曹操是崇尚精英统治的,他不在乎一两条人命,因为那是为他的政治理想必须付出的代价,其实要革命,要自由,不都得付出代价么?让关羽在杀不杀人这样的问题上犹豫与自责,这种善,简直如卡夫卡所说,更像一种弱者的表现,这让这个人物更加卑微和悲催了。
  
  于是,曹操这个角色越发嚣张,而关羽居然成了一个疲于奔命的一介武夫,让人怀疑影片的主题。而曹操与关羽一个过强,一个太弱,也直接让所谓双雄对决的戏剧冲突弱化了。
  
  
  影片在美工上,都在努力向人们熟悉的三国意象靠拢,连之前备受质疑的甄子丹,都在造型和服装上尽量迁就了人们固有的感觉,这里面美术设计雷楚雄功不可没,之前在《画皮》中就尽显他对汉代审美风格的把握,兵器顾问张海除了迁就观众和投资人,违背他的原意做出了长杆大刀之外,其他兵器都甚为考究,做出来的冷兵器也很有质感。
  
  对于一个以古代为题材的艺术创作来说,在细节上的极尽讲究基础上,才能更流畅地推进自己表达的思路。麦庄基本做到了这一点,然后才开始了对关羽和那个时代的自我解读。历史本来就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用电影解读历史,其实是把自己创作的人物放到历史中去按照自己的思路纵横拼杀一番,麦庄的《关云长》很有此野心,但在过五关斩六将的故事限定范围内,在把关羽还原成一个正常人却忘了给他一个强烈的人格的情况下,这个人物多少有点立不起来,导致头和尾通过曹操来拔高,越发显得力不从心了。
  评论这张
 
阅读(4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